無腿舞者:汶川地震中不幸失去雙腿 頑強地戴著義肢舞動腰肢 向截肢者們發出共舞邀請

2020-08-28 10:51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謝佼

  廖智跳舞視頻截圖。

  一段舊視頻,最近又成了網絡熱點:一名穿戴義肢的美麗女子,很有節奏地舞動腰肢,展現出別樣的美麗。

  她就是廖智。

  沒在聚光燈下的廖智,顯得更從容一些。她的動作輕盈,猶如降臨凡間的精靈。

  這只精靈正在取下自己的“腿”。準確地說,她是取下自己的義肢。在即興起舞后,她要為被裹在義肢內的皮膚擦擦汗。

  而舞蹈不是她的全部。這個周末,將有五六個身障家庭和她一起,自己動手做飯。她提前聯系了一家公共廚房,可以容納大家。

  很難用傳統的角色概念定義這只精靈。

  ——她曾是德陽市某舞蹈學校的老師,在汶川地震中,被埋廢墟將近30個小時,導致雙小腿截肢;

  ——她截肢兩個月后表演《鼓舞》重登舞臺,2009年又發起《鼓舞》義演激勵家鄉受災鄉親;

  ——她拿出積蓄組建殘疾人藝術團,因不善經營而關閉;

  ——2013年蘆山地震,她是志愿者;

  ——2020年1月,她從上海到重慶,從重慶到北京,她和丈夫共同創辦“晨星之家”,為截肢者提供一對一假肢康復服務。

  從舞臺邁向生活,她,向同類人發出了共舞邀請。

  舞動,是生命之潛能

  2008年,是一個無法繞避的記憶點。

  5月12日,汶川地震,天崩地裂一般。廢墟中,廖智失去了婆婆、僅十個月大的女兒蟲蟲……等到自己被救出來時,雙腿已經嚴重受傷。

  心痛到沒有更痛。父親和朋友都覺得她很不幸,但她在最初的發呆之后,逐漸表現出令人吃驚的鎮定。

  一位朋友回憶:到處是地震傷員的醫院里,廖智躺在一個過道里,她掀開毯子說:“我腿被鋸了。”

  沒有多少人能如此冷靜地對待自己遭遇的巨變,而廖智看上去似乎能。

  青春美麗的她,染最鮮艷的指甲,戴最耀眼的耳環。她不停給身邊的人帶去笑容,不停地放射著能量。在康復醫院里,她指揮病友排練節目,不時發出爽朗的笑聲。

  然而在內心,她又是敏感的。“失去最親的人,丈夫又變成了前夫,老在想很多人會覺得我站不起來了,我討厭這種感覺。”

  摯愛的舞蹈,像救命稻草一樣打撈起她的心緒。

  “你想不想再跳舞?”一次,一位導演鄭重地問她。

  “想!”她沖口而出。

  圓自己夢想的同時,她也在拼搏自己未來的道路。傷會愈合,人生要繼續,然而謀生技能呢?她必須咬著牙從生活中拼出一條路來。

  2008年6月中旬,在重慶接受治療的時候,她就開始了艱苦的排練。高溫下,她傷口還不穩定,甚至里面還有骨頭殘渣;沒有支撐,她很難保持平衡;練習一會,包裹傷口的紗布就會被血和汗浸透。

  “吃過的是常人難以忍受的苦,實在堅持不下去時,我一抬頭,總覺得蟲蟲就在天上看著我,我不能做她不希望的那個媽媽。”廖智的語氣淡淡。

  這支名為“鼓舞”的無腿舞蹈,震驚了所有人,也鼓舞了所有人——3分多鐘里,廖智一次次在大鼓上飛翔,一次次奏響挑戰命運的鼓聲。這舞動,這鼓點,是生命之潛能!

  人們一次次為她起立鼓掌,一次次為她淚流滿面。

  舞步,歷時光而輕盈

  一舞成名后,廖智卻卷了爭議之中。

  數不清的邀請紛至沓來,她開始接受許多媒體的訪問,進入一個又一個直播間,一些訪問者在做完節目后,還會禮貌地支付一定的勞務費用。這成了那段時間里,廖智和家人生活的一部分來源。

  網絡的輿論也從最開始的點贊、關心,慢慢向各種聲音變化。有繼續為她加油的,也有因經濟收入而發出責難的。甚至有人在節目中,質疑她在消費災難,消費自己,消費傷口。

  “這并不是我所能預料到的。”廖智現在回憶起那段時光遭遇的尷尬,已經變得釋然,但在當時,她的內心卻非常緊張,也很不解、困惑。

  無法釋放那繃緊的弦,她尋找解脫的辦法就是起舞。以舞之名,她向許多地方募集善款,她開始義演,開始成為無數平凡志愿者中的一員。

  2013年4月20日,四川蘆山地震。知道消息的瞬間,廖智的心被刺痛了。在震后的48個小時,她作為志愿者進入震中龍門鄉,戴著義肢慢慢行走,去給災民搭帳篷、發物資。

  很多網友被她感動,稱呼她為“最美志愿者”。

  后來,廖智受到邀請,去看望和陪伴住院的蘆山地震受傷人員。她看到一名11歲男孩,因為左腿截肢,手術后一直不說話。廖智輕輕地安慰著他:“你看,阿姨也是裝了假肢,走路一點都沒問題。我一條腿比你的還要短一點,還有一條腿可能跟你差不多。你將來一定能站起來,像阿姨這樣行走。”

  孩子的眼睛重新燃起了光芒。

  舞魂,由舞臺到生活

  廖智一度以為,自己不會再戀愛了。但這么一位可愛的精靈,怎么會沒有驚喜呢?

  2013年,廖智正在上海參加電視舞蹈比賽《舞出我人生》節目錄制,她因需要一雙可以穿高跟鞋的假肢而四處尋找。

  接待廖智的男士風度翩翩。他名叫Charles,剛開始還鬧了個笑話,錯把廖智的媽媽當成需要假肢的舞蹈老師。因為廖智滿臉陽光笑容,大方禮貌地跟周圍的人交談,實在無法和假肢使用者的固有印象聯系起來。

  廖智和媽媽離開公司以后,當晚,Charles搜索了有關廖智所有的報道,也看了她發表在社交媒體上的文章。

  再后來,廖智成為公司一款產品的代言人,Charles也成為了廖智的專屬假肢工程師。一個有切身經歷,一個有專業能力。他們希望有一天在中國有更多截肢者可以活出屬于自己的精彩。

  這兩個對生命都各有反思的年輕人漸漸陷入愛河。對生命的理解,也開始互相影響。

  廖智最早喜歡和真腿外形接近的義肢,而Charles則不同:“給假肢裹個肉色包裝就很美了嗎?那不是美,那是裝成健全的樣子給別人看。與其裝成一個還有腿的形象,倒不如你本來的樣子好看。”

  Charles認為,服務截肢者和其他的行業不一樣,激發截肢者自身的潛能,幫助對方構建健康的人生哲學,比替他做一萬件事更有用。

  廖智一開始被氣得半死:“我什么時候假裝自己有腿了?這是基本審美,鐵管子一根杵在鞋子上有什么好看的?我要搭配各種各樣的衣服,就是要包裝起來才百搭,才好看。”

  “等你有一天能覺得撕去包裝也很美的時候,也許會比現在更快樂,你會看到從未見過的美。”Charles堅持著。

  有一天,廖智主動提出要拆掉假肢外包裝,穿條短裙上街。他們興奮地給假肢扒了皮,然后一起走上街。廖智剛開始還有點東看西看,走著走著,廖智忽然覺得自由了。

  “當不再活在他人的審美標準和評斷中時,我才成為了完整的自己。”廖智說。她再也不顧忌任何挑剔的眼神。

  2014年1月31日,兩個人結婚了。婚后廖智選擇了暫時告別舞臺,回歸了家庭。后來,又共同迎來了兩個小生命。

  他們積極組織截肢者的聚會,聽到了一個又一個故事:有一位截肢者,在公司一路晉升,身邊沒有一個同事知道他是截肢者,他擔心一旦被發現會被當作“殘疾人”施舍和可憐,而自身能力與價值卻得不到應得的肯定;還有孩子因截肢被學校委婉勸退,又遭遇假肢行業參差不齊的服務……

  傾聽每個截肢者背后獨特的故事,他們心里慢慢有一股力量在蓄積。

  晨星,升起在未來

  從上海到重慶,從重慶到北京,今年1月11日,廖智夫妻創辦的“晨星之家”在北京誕生。

  “晨星,在我們心目中就是肢體障礙的少數群體。我們深信,世界,必將因晨星能夠自由綻放自己的光芒,不被輕視、受到尊重、創造價值,而變得更加美好和完整。”

  廖智認為,其實目前整個假肢康復行業的信息對外還是比較閉塞。比如,在國外許多截肢者都會使用硅膠套,硅膠套可以幫助截肢者殘肢在接觸接受腔時感受更輕便和貼合、穿脫更方便、清洗更便捷。而在國內,只有極少數的截肢者知道硅膠套,使用硅膠套的人就更少。

  “不用刻意去表現勵志堅強,也不用賣慘煽情,我認為身障人士跟所有其他人一樣,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優勢,也都有自己的局限。”廖智的聲音很甜美,平靜中有著一份超脫。

  “但大環境畢竟對身障人士不夠友好,畢竟有很多具體困難,也有很多人很難走出來,他們行動上受限,需要有自己的社交。”廖智想了很多辦法讓他們快樂交流,保齡球比賽、舞蹈等文體形式,能夠更加立體地交流。

  她的快樂和觀念帶動了許多人,工作室入駐的園區,自發把一些臺階悄悄改成了斜坡,雖然是一個小小的斜坡,但讓廖智心里暖暖的。

  目前,廖智夫妻在北京為需要者提供較為先進的義肢技術和服務。時不時,她還跳上一段富有節奏的舞蹈,釋放心中的旋律。

  “我不想當網紅。”廖智輕輕一笑,“我們需要看到另一個世界,看到了自己無限的可能。”

  (綿竹市委宣傳部為本文采寫提供關鍵幫助)

責任編輯:李婷玉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423466
街机西游争霸鱼丸电玩城 江西多乐彩11选5开奖号 广东11选5 江西快三走势图今天 山西省十一选五走势图 黑龙江体彩6加1开奖号 福彩3d今天开奖结果 七乐彩尾数走势图南方 时时彩后三6码做好 贵州体彩十一选五一定牛怎么追 民间股票交流微信群 快乐10分玩法介绍 加拿大卑诗快乐8官网 重庆幸运农场技巧规律 广东十一选5走势图5码 sg飞艇加盟代理 北海期货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