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無恙 古人智慧和現代科技留下伏筆

2020-08-28 09:33

  持續特大暴雨如何影響樂山大佛?

  安在大佛身上的傳感器,清楚記錄下瓢潑大雨

  8月18日,受持續特大暴雨和洪峰過境影響,洪水淹到了樂山大佛腳趾,這是1949年來首次。洪水退去,大佛是否無恙?2018年啟動的大佛修繕,是否有用?記者跟隨省文物局專家對大佛進行了探訪,并從為大佛做應急排險的中鐵西北科學研究院有限公司得到一組珍貴的數據。

  古人智慧

  樂山大佛開鑿時設計的排水系統隱秘分布在大佛的耳后、肩部、胸部

  ●大佛兩耳背后靠山崖處有長9.15米、寬1.26米、高3.38米的左右相通洞穴

  ●大佛胸部背側兩端各有一洞,右洞深16.5米、寬0.95米、高1.35米,左洞深8.1米、寬0.95米、高1.1米

  ●這些孔洞兼具修筑通道、禮佛通道以及排水通道等功能

  現代科技

  ●2019年結束的樂山大佛勘測維護項目給大佛裝上結構健康監測系統

  ●大佛胸部裝有光纖光柵滲壓計和位移傳感器探頭,通過它準確探測到大佛體內滲水最細微的變化

  ●23塊光纖光柵傳感器覆蓋大佛四周,如同給大佛穿了一件智能外衣,對大佛實施全生命周期監測,包括水壓,應力,應變,位移,結構等

?

  現場探訪

  大佛整體無恙

  修繕層有裂縫和脫落

  8月18日,位于三江交匯處的樂山大佛,腳趾被洪水淹沒。8月19日,洪水漸漸消退。21日,景區宣布重新開放,僅暫時封閉九曲棧道。景區相關負責人介紹,樂山大佛“山是一座佛,佛是一座山”,所以暴雨和洪水對大佛本身的安危影響不大。記者當日在現場看到,重新開放的景區已有不少游客,現場還有不少主播在直播大佛現狀。

  事實上,連日的暴雨和洪水對大佛造成的影響,或許只有專業文物保護人員才能看得見。站在大佛一側,樂山大佛景區管委會石窟研究院負責人彭學藝指著大佛的右臉頰介紹,暴雨前,此處的修繕層是光滑的,但雨水連日沖刷之后,這里便出現了些許裂縫。

  從九曲棧道一路下行,可見大佛一側崖壁有巖石掉落,砸在大佛右手上的石塊還沒來得及清理。

  越往下走,山體愈加潮濕。此次洪水漫上來將

  近3米,對大佛的腳部造成了局部損壞。記者看到,大佛腳部下端的巖體曾經用炭灰、石灰等混合材料涂抹修繕,洪水浸泡之后,左右兩腳的修繕層脫落了8平方米左右,露出了上世紀60年代堆砌的條石磚塊,雙腳的做舊層也在暴雨淋刷后消失。樂山大佛景區受災最重的當屬北門臨江造像群。因地勢太低,洪水上漲后,此處的47龕共66尊造像遭水浸泡。洪水退卻以后,能明顯看到洪水線以上的石刻都相當濕潤。

  專程前往樂山查看文物受災情況的四川省文物保護專家朱小南介紹,大佛景區文物遭遇的最大災害是浸泡,“這讓巖體含水量劇增,不會造成大佛和石刻垮塌,但在未來太陽暴曬后會加速風化。”這是全世界石窟保護都尚未解決的一個難題。

?

  專家揭秘

  千年前就設計了精妙排水系統

  樂山大佛屹立江岸上千年,為何仍能不失往日威儀?記者了解到,這尊耗時90多年開鑿的大佛,建成時不僅有精妙的排水系統,還有大像閣擋住了風吹日曬。

  彭學藝介紹,歷史上的樂山大佛曾被一座近百米高的重檐木結構建筑大像閣所覆蓋。晚唐詩人薛能曾在《凌云寺》一詩中寫道:“像閣與山齊,何人致石梯?”這表明樂山大佛大像閣在唐代已經存在。大像閣的修造,讓樂山大佛少了日曬雨淋,也讓前來禮佛的善男信女可以在閣內層層攀援,更近距離朝拜。

  然而,樂山常年降水豐沛,大佛更處在三江匯流處,紅色砂巖的質地相對疏松,山體必然常年潮濕。為了保護大佛本體免于滲水危害,古人在開鑿之時便設計了排水系統。

  這套排水系統隱秘分布在大佛的耳后、肩部和胸部。大佛兩耳背后靠山崖處,有長9.15米、寬1.26米、高3.38米的左右相通洞穴。站在大佛左右兩側面臺,兩處洞穴赫然入目。大佛胸部背側兩端也各有一洞,互未鑿通,右洞深16.5米、寬0.95米、高1.35米,左洞深8.1米、寬0.95米、高1.1米。對于這些洞穴廊道的功能,學術界有不同看法,有的認為是大佛開鑿時留下的工人施工通道,也有人認為是藏經洞。但彭學藝介紹,這些廊道的底部有一定的傾斜,客觀上有排水溝的作用。排水溝靠近山體的一側,還可見石灰質的鈣化物;靠近大佛一側則比較干燥。所以綜合而言,這些孔洞應該兼具了修筑通道、禮佛通道以及排水通道等功能。

  對大佛本體排水的重視,還體現在歷代工匠對大佛的維修上。彭學藝說,大佛以前有大像閣遮擋,并不需要在佛頭部分修建排水系統。后來大像閣被毀,為了避免大佛臉部被雨水沖刷形成苔痕,于是在發髻處新開了排水道,有意識地把雨水引流到大佛背后排出。游客遠觀不易發現,但只要細看,就能看到大佛頭部的18層螺髻中,第4層、9層、18層各有一條橫向排水溝。這個精巧的設計,還曾被清代詩人王士禎專門寫詩贊嘆:“泉從古佛髻中流”。

 

  數據分析

  排水量較去年同期增加了86%

  2018年10月,樂山大佛胸腹部開裂殘損區域搶救性保護前期研究及勘測項目正式啟動,這是新世紀以來對樂山大佛最大規模的保護工程。2019年4月26日,“體檢”和搶險加固項目結束,風化嚴重導致的“皮膚病”,雨水滲透導致的“風濕病”在這次體檢中得到了“有效治療”。

  在實施樂山大佛胸腹部開裂殘損區域臨時性排險加固工程時,對大佛胸部原有排水系統進行了清理和疏導;對腹部的排水系統進行了疏通;對發髻第4層、9層、18層的排水溝破損區域進行了修補,對淤積的塵土和雜物進行了清理,確保了發髻排水溝的通暢。

  在修繕中,多項首次在國內文物保護上使用的技術齊上陣。比如,給大佛捶灰層及賦存巖體安裝健康監測系統,將光纖滲壓計、溫濕度計及位移傳感器安裝在大佛胸部,監測大佛內部滲水、溫度及位移的細微變化并通過光纖傳輸到后端平臺。

  中鐵西北科學研究院有限公司文保中心副主任孫博通過遠程監控及數據分析,向記者獨家介紹8月暴雨對樂山大佛本體的影響,由于去年項目實施安裝的光纖設備實現了對大佛胸部滲壓、水量的24小時連續監測,加之各種環境監測設備的安裝,證明了排水系統的修繕和疏導的有效性,進一步保證了大佛本體的安全。

  現場監測數據顯示,此次強降雨期間,樂山大佛胸腹部左右兩側排水系統出水量最大值達到5760毫升/小時,相當于每小時排出滲水達11瓶礦泉水之多;降雨期間排出胸部滲水平均值為2840毫升/小時,相當于每小時排出滲水達5瓶礦泉水。排水量較去年同期強降雨期間增加了86%,減少了暴雨對大佛胸部捶灰層的破壞。

?

  □新聞多一點

  日曬雨淋之下

  石窟石刻面臨多種病害

  四川擁有眾多石窟,包括廣元千佛崖、夾江千佛崖等都開鑿于江岸之上。8月中旬以來,我省多地暴雨,石窟的安危牽動人心。

  8月下旬,記者跟隨省文物局專家對這些石窟進行了探訪。多種措施保駕護航之下,廣元石窟、巴中石窟、安岳石窟目前均沒有在暴雨中受災。專家們透露,經過現場勘探和總體評估,石窟總體無大礙,只有部分出現了滲水、浸泡后空鼓脫落、危巖加劇等情況,未來將編制專項工程進行修繕。

  川渝石窟,因其數量眾多、造像精美,被譽為中國石窟藝術的“下半闋”。它們大多數開鑿于野外,日曬雨淋之下,大多數能從唐宋一直保留至今。專家認為,古代石窟開鑿時,會通過造窟檐、修排水槽等多種方式解決防雨和排水等各種問題,體現著古人的智慧。

  遺憾的是,古人的智慧也不能抵擋歲月的侵蝕。川渝石窟因為高溫潮濕的氣候和砂巖松散的質地,面臨著風化、滲水等多種問題。

  對川渝石窟中的35處國保單位進行的調查顯示,存在較嚴重安全隱患的有18處,水害較嚴重的有20處,而表層劣化、生物侵蝕等病害則普遍存在于每處石窟。樂山大佛兩側崖壁上的石刻造像幾乎完全風化。文物保護專家朱小南表示,樂山大佛本體同樣風化嚴重,近百年來多次修復,大佛才有了現在的精氣神。在廣元千佛崖,現存的龕窟高出江面數米至數十米,完全不用擔心被洪水吞噬,但現存的400多龕同樣面臨雨水侵蝕和風化問題。

  目前,國家文物局將川渝石窟石刻的保護納入了專項規劃,對其病害的研究和治理將長期進行。(記者 吳曉鈴 何海洋)

責任編輯:李婷玉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422948
街机西游争霸鱼丸电玩城 黑龙江36选7开奖号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查询果 股票涨跌原理是什么 陕西快乐10分早上几点开始 体彩飞鱼游戏 江西11选爱彩乐走势图 河北快三走势图 - 百度 新会员注册真正送58元彩金 快乐双彩走势图 上海快三全年开奖结果 广东福彩好彩1开奖公告 辽宁11选5走势图表 三码中特期期提前开 东方6+1走势图表 广东快乐10分钟开奖图 金牛配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