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首例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案開庭 政府當原告放下“身段”打官司

2020-08-26 10:01

  “村子里至今彌漫著刺鼻的氣味,不少老人、小孩和孕婦生活其中,誰來為他們負責?”8月18日12時許,持續了半天的庭審接近尾聲,作為原告資陽市生態環境局的訴訟代理人,來自四川省生態環境廳的公職律師寇春燕正在發表最后意見。

  經過3個多小時的交鋒,這起“官告民”的民事訴訟案件當天在資陽完成首次庭審,這是四川首例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民事訴訟案件。

  2017年10月,在樂至縣中和場鎮魏家壩村,一輛罐車側翻,危化品泄漏,污染了當地的土壤、地表水和地下水,周邊農戶217人受影響,損害經鑒定達440余萬元。事后,罐車司機和責任單位被施以刑事處罰和行政罰款,但遠不足以彌補損失,如何索賠成了一道難題。

  “你不管、我不管,最后大家都不管,容易形成‘公地悲劇’。”資陽市人民檢察院第六檢察部主任張光和介紹,讓法律規定的有關機關、社會團體,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維護公共利益,是避免“公地悲劇”的“法寶”。

  當天,受資陽市人民檢察院委派,張光和出庭支持原告起訴,當庭發表了支持起訴意見書。

  “生態環境損害的特殊性就在于,一旦造成損害,修復成本極高。”四川省生態環境科學研究院司法鑒定專家陳明揚告訴記者,從2018年開始,國家試行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賦予政府索賠的權利和義務,希望在刑事處罰、行政處罰不足以彌補損害的情況下,通過追究民事責任,提高違法成本,彌補修復成本。

  最近兩年,寇春燕和同事已經辦理了28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案件,絕大多數都通過磋商取得了理想結果。樂至一案發生后,經資陽市人民政府指定,資陽市生態環境局出面索賠,但由于賠償多、爭議大,磋商未果,最終進入訴訟程序,成為四川首例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案件,寇春燕首次坐上原告席。

  寇春燕告訴記者,區別于刑事訴訟、行政訴訟,在民事訴訟當中,原告與被告處于平等的民事主體地位。而通過舉證質證、釋法說理,讓訴訟請求獲得合議庭認可,是取勝的唯一途徑。

  在對面的被告席上,除了已被判刑的罐車司機以外,罐車的掛靠單位、承保單位和危化品的倉儲單位、托運單位等都安排了訴訟代理人出庭應訴。庭審過程中,圍繞被告是否具有過錯、被告之間的責任承擔比例,以及賠償數額是否合理等爭議焦點,各方進行了長時間的辯論。庭審結束時,時間已接近下午1時。

  旁聽席上座無虛席。作為受害地區的代表,陳彬專程從樂至趕來,他一邊聽審,一邊拿出手機查閱法律文本。“對于訴訟我們不太熟悉,但是政府出面索賠很專業,今天在庭上的表現也很給力。”他說,希望此次庭審能加快推進生態環境修復,讓耕地盡快復耕、飲用水更加放心。

  “生態環境的污染者,以及有過錯的第三方企業,應該為這些受害的群眾負責,為修復當地的生態環境負責。”寇春燕表示,以往,企業污染、群眾受害、政府買單成了常態,這樣的困局必須打破,“政府當原告,放下‘身段’打官司,將更好地維護群眾權益和公共利益。”(記者 吳憂 劉宏順)

責任編輯:李婷玉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414040
街机西游争霸鱼丸电玩城 熊猫腾讯分分彩计划软件下载 幸运28投注技巧 贵州快三 江苏11选5手机版 河南快三走势图表图 股票涨跌幅计算公式软件 吉林快3开奖 北京pk拾玩法技巧 浙江11选5 杀号公式 幸运农场综合走势图 浙江11选5遗漏 极速彩票登录 pc蛋蛋鸡 快乐双彩 双色球 山西体彩11手机版 江西快三走形态走势图